一天烧掉一个亿,快递界的“拼多多”还能走多远?
来源:猎云网 发布时间:2020-10-29 21:33:11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艾问人物(ID:iaskmedia),作者:夏天。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日益临近,但这一次,比买家们更“兴奋”、更提前进入备战状态的,恰恰是以往存在感最低的快递物流。

先是一则“快递罢工”的传闻上了微博热搜,虽然后来这条热搜被各大快递公司否认、称“罢工”为不实消息,但微博上超600万的话题阅读量,还是暴露出人们的担心:快递物流能否消化这场短时促销带来的巨大配送压力?

紧接着,10月19日,物流行业又投下了第二颗新闻炸弹——韵达速递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正式封杀极兔。

通知提到,韵达快递下属加盟公司(含承包区)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加盟极兔网络及承包区;揽派两端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极兔快递业务。

实际上,这已不是第一次极兔快递遭到“通达系”的封杀了。

早在今年7月,圆通下发通知,禁止全国网点以任何形式代理极兔业务;而申通快递更狠,在今年9月通知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如果网点公司不执行封杀要求,一经核实,罚款5000-20000元,情况严重的作清退处理。

“通达系”接二连三的“封杀令”,让一直处于暗中生长状态的极兔被推至聚光灯下,极兔速递可谓是“一封成名”。甚至有不少人,都是通过此次封杀事件才知道了极兔速递的存在。

入局者——一只来自东南亚的兔子

据公开资料显示,极兔速递2015年8月成立于印尼雅加达,其创始人为李杰,oppo印尼分公司的创始人。

李杰的经历颇为励志。1998年大学毕业后,李杰就加入了步步高公司,经过十年的磨炼和打拼,他一路升至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同时也是在李杰的带领之下,苏皖团队综合打分连年排名前三,销售贡献稳居冠军宝座。

因为李杰的个人业绩的确出众,oppo也给予了他特殊的荣誉。公司总部在2015年特别设立“李杰奖”,借此表彰在销售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

2013年,李杰只身一人,肩负重任,前往印尼搭建oppo走向海外市场的第一站。李杰也果然不负众望,三年后将oppo做成了印尼家喻户晓的智能手机品牌,占据当地市场份额20%,跻身手机行业Top 2。

也正是依托oppo遍布印尼全境的销售网络,李杰将自己的业务由智能手机拓展到快递物流。2015年8月,李杰在印尼首都雅加达成立了J&T Express,也就是后来国内所称的“极兔速递”。

起初,J&T主要负责oppo手机在印尼全境的配送,随后业务版图不断扩张,陆续在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开疆拓土,俨然成为一家跨境综合物流服务商。

如同当年做销售一样,李杰做快递物流也同样十分出色。短短两年时间,就坐上了印尼快递界的霸主宝座。据媒体报道,成立五年的极兔,已经成为东南亚快递行业中的龙头。

然而,就是这只来自东南亚的兔子可不甘心偏安一隅。

毕竟,放眼国内的快递市场,不仅盘子大,增速也不低。中国快递业务量占据了全球快递将近一半的份额。据公开数据显示,未来五年内,中国快递业仍将保持20%的行业增速,每年递增约100亿件。

当然李杰除了不甘心,也有不安心。

他曾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出在未来可能被竞争对手猎杀的不安:“现在哪个行业竞争不惨烈呢?如果不敢直面对手,不敢正视竞争,何谈长久?即使偏居东南亚,早晚对手都会打进去,我们又何来栖身之所,又怎么独善其身?”

总而言之,国内快递市场这个局,李杰入定了。

搅局者—— 低价 + 蹭网

不过,国内快递市场可并不比印尼的“白纸一张”,而是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物流企业圈。

就运营模式而言,国内快递行业已经度过了相互竞争的阶段,现有的“顺丰+四通一达”体系已经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

换句话说,留给极兔的生存发展空间非常小。

李杰是个聪明人,他深知在这种情况下,从零开始不如借壳发力。2019年,J&TExpress收购上海老牌快递公司龙邦速运。2020年3月,李杰才正式进军中国市场。

要知道,上海龙邦速运有限公司持有的是国邮级许可证,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经营,这是名副其实的全国快递牌照。

并购龙邦速运,可谓一举两得。一方面,能够获取经营资质,清除政策壁垒;另一方面,更能利用龙邦速运在国内运营和积攒多年的网络资源,避免日后的重建和浪费。

为了快速组建自己的运输网络,极兔使用了“直营+加盟”的经营模式,即在核心区域建立自营网点,保证服务质量。同时最大限度利用加盟网点,拓展网络覆盖范围。

不过,对后者来说,在国内快递市场格局最集中、壁垒最强之时,选择成为极兔的加盟或代理商,是需要一番勇气的。

这一点,仍旧要归功于李杰的老东家——oppo和vivo。

跟随李杰转战极兔快递的oppo、vivo渠道商们,过去已达到七、八位数的身家,但是他们憧憬着能再造一个“ov”奇迹。就算他们知道入局、开局之艰难,也有不少人义无反顾,甚至有人认为“不让我加盟极兔,就是瞧不起我”,他们坚信,“跟着oppo的人,迟早能发财”。

数据显示,极兔速递成立四个月后已经达到了500万的单量。截至今年8月,极兔日均业务量已经超过700万件。

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单靠加盟商们对oppo、vivo的憧憬和信仰是得不到的,关键还是要靠极兔的“低价”和“蹭网”策略。

理论上说,加盟商与具体快递公司签订加盟合作,均属于排他合作,即不可再代理加盟其他品牌,否则属违约行为。不过,尽管各家快递公司明令禁止旗下网点同时代理多个品牌,也还有加盟商同时代理多个快递。

“四通一达”均为加盟制快递商,旗下网点的排他性并不明确,特别是在一些偏远地区,这就给了极兔速递占便宜的机会。极兔可以依靠“蹭网点”的方式,搭上通达系的“便车”。

极兔速递的“蹭网”行为,相当于极兔用“四通一达”近30年积累的家底抢生意、争饭碗,这事儿搁谁身上,估计都忍不了。

除了“蹭网”,价格战也是极兔抢夺市场的有力武器。

以上海为例,在配送端,其他快递公司配送费为1.2元/件,极兔配送价格为1.5元/件;在寄件端,极兔的每单费用总会比通达系低几毛钱。如果以跨省快递单价来计算,极兔的价格比“通达系”的最低价还要低2-3元。

有行业内专家指出,极兔快递的价格杠杆模式会对其同行造成影响,这是其被各家明文抵制的重要原因。

不过极兔要打价格战,烧钱是少不了的。

媒体报道称,为了达到日单量800万的目标,极兔速递曾在七八月的冲刺期,每天烧掉近一个亿。

破局者——一人打一群 胜算有多大

用巨额亏损,换指数级增长。这波操作,让人越看越熟悉。

如果有人还在记得2019年,拼多多以85亿的亏损,烧出了301亿的营收,大多要问一句,极兔速递,是快递界的一匹黑马,还是快递界的“拼多多”?

其实,李杰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之间还真有渊源,这一点,从李杰的出身便可略知一二。

李杰作为oppo印尼的创始人,oppo正是由步步高集团拆分而来。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亦是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的门徒,前者也得到了后者的天使投资。

如此看来,拼多多的黄峥与极兔速递的李杰,两者关系自然不浅。不过暂且不论两位大佬的关系,单说电商与物流之间的关系,也本就难舍难分。

业内常说,物流是电商的动脉。目前国内电商巨头都在搭建自己的物流网络。京东不仅有自建的京东物流,还另起新网——众邮快递;苏宁不仅有苏宁物流,还收购了天天快递。

再说阿里,今年4月,阿里巴巴首次入股韵达,同时圆通、申通继续向阿里转让10%以上的股份。截至目前,阿里已分别占有申通25%、百世33%、圆通22%、中通8.7%及韵达2%的股份,“通达系”的命运也始终在阿里的手中掌控着。

反观拼多多,物流的确成为其软肋。

2018年,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曾公开表示,拼多多不会碰物流,“我们不会做采销,也不碰物流和配送。阿里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干嘛要做?很多公司什么都做是因为它不相信别人。”

不过,那时拼多多的包裹量与今日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拼多多财报,2019年其订单包裹达197亿,日均包裹5400万个,同比上升77%。此外,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这位电商后起之秀的打击也颇大,有机构调研显示,疫情期间,拼多多有超40%的商品配送时长都在7天之上。

自身业务量的上升、与阿里竞争的加剧、疫情期间的教训……无不让黄峥意识到了物流的重要性,此时与极兔的合作就显得更为顺理成章。而极兔也正是靠着拼多多的基本盘,快速占领着二三线城市市场。

不过,对于极兔来说,虽然增长势头迅猛,但以其现有的日均业务量来看,尚不足以动摇通达系的行业地位,更不用说如今正面临着被封杀的窘境。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对于极兔速递而言,价格战是其快速争夺地盘的一种有效手段,但能否笑到最后,现在来看恐怕是要打个问号。

极兔速递现已背靠资本强势入局,但最终是成为一个破局者,还是沦为一个扰乱行业生态的搅局者,或许只有时间才知道答案。

点击前往【猎云网】查看详细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