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开车堪比开飞机,F1老司机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搜狐网 发布时间:2020-07-10 15:30:15

原标题:【关注】开车堪比开飞机,F1老司机是怎样炼成的?

因疫情影响推迟近4个月后,2020年F1终于在上周末迎来了揭幕战。

尽管是空场,但场上依然火药味十足。赛会3次出动安全车。杆位发车的梅赛德斯车手博塔斯将优势保持到最后。

看着经历漫长休赛期回到赛场的各位车手,依旧可以轻松从容地驾驶赛车在时速超过300公里的赛道上飞驰,或许让你觉得没有比赛的时候他们就是休假陪陪家人、之后回车队开开模拟器、进行赛道测试这么简单。

然而真正想成为“地表最快”的二十人,没有最强的身体和大脑做后盾是万万不能的。

根据国际汽联的有关规定,每年全世界能有资格驾驶世界F1赛车的车手不超过100名。

而这少数车手,其身体强度无一不是千万人中才能训练出一个的。那么今天我们一起看看,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身体素质,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F1“老司机”呢?

脑袋不一定要大,但脖子一定要粗

F1赛车对运动员颈脖肌肉有极高的要求,因此日常车手们十分看重对头部、颈部的训练,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头部和脖子看起来一样粗。

一名F1车手在静止状态下脖子需要支撑超过6公斤的重量。但是在高速驾驶过程中,由于赛车手的身体被安全带牢牢固定在驾驶舱,因此惯性所产生的加速度完全由脖子来承担。

每一次过弯道,会产生朝向弯道外侧4G的加速度,相当于这一瞬间有24公斤的重量被按在头部。而刹车时加速度绝对值更会飙升到5到6G,会让赛车手脖子承担接近40公斤的重量。

我们乘坐过山车时,最刺激的时刻所承受的重力加速度在3G左右,这已经让我们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

宇航员在升空时的重力加速度在6G左右。但是F1赛车手在整场比赛中都要不停的承受着4到6G的重力加速度。

一场比赛下来,车手就像坐了55次过山车,而让他们立命的根本就是超乎常人颈部力量。

超强心肺负荷,够和C罗踢两场

F1车手的心脏负荷也是其他运动无法比拟的。正常人的心跳为60-100次/分钟,而F1车手比赛时的平均心跳会超165次/分钟。在发车或者比赛的关键阶段,车手的心跳甚至会超过180次/分钟。

据统计一场职业足球比赛运动员心率大约在150-160次/分钟,球员实际在场上运动的时间平均为60分钟。那么一场1小时50分钟的F1比赛所带来的的心肺负荷真的够踢两场球了。

前F1世界冠军简森.巴顿,在2017年参加铁人三项比赛时,全程毫无压力,最后竟然因为在自行车环节因为超速而被取消比赛资格,真的是铁人三项里的隐形王者。

估计巴顿心里想:“骑得快也不行,我太难了。”

人人都是“掰腕子”冠军

以往操作F1的方向盘需要约30公斤的力量,即使今日的F1可使用动力方向盘来减轻车手负担,但是在高速时空气下压力的作用之下,转动方向盘仍是相当费力。

在时速200公里的情况下,想要转动F1方向盘,相当于手上带着20kg配重来开车,因此只有强壮的手臂才能把赛车维持在想要的行进路线上。

一年流的汗足够冲凉2分钟

即使在较为凉爽的欧洲地区赛站比赛时,F1赛车驾驶舱内的温度都高达摄氏50-60度。在高温的马来西亚雪邦赛道,舱内温度甚至可能超过80摄氏度。

普通人在如此情况下可能早就支持不住了,但F1车手下车后仍然可以有说有笑。

据统计一个车手在一站F1比赛中大约会流失3升左右的水分,以每个赛季有18站比赛来计算,总的脱水量足够用于一个2分钟的冲凉(需要使用大约40-45升水)或一个普通家用滚筒洗衣机洗全家人的衣服的用水(平均用水量约50升)。

虽然车内有供水装置,但也是杯水车薪,所以车手们经常会做一些高强度的训练,像舒马赫就通常会戴着头盔,在家里的桑拿浴室训练。

这是F1 2018赛季冠军汉密尔顿的方向盘,小小的方向盘上共有12个按键、6个转轮、3个旋钮、两个换挡拨片以及一块可以显示数十项数据的LED屏。

也许这已经让你看晕了,然而比赛时,车手可能要同时接受车队指令、听队友呼叫、观察路面状况、身前身后车况、各种旗语和车队举牌子通报的圈速信息。

除此之外,还要时刻关注LED屏出现的自身车辆信息,比如发动机转速、与前车的时间差、轮胎温度,通过方向盘上的按键来选择赛车上不同系统、部件的工作模式等等。

点击前往【搜狐网】查看详细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