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蓝新能源:从实验室走出的电池新势力
来源:融资中国 发布时间:2020-09-27 15:32:39

是挑战,也是机会。以固态锂电池为技术路径,以消费电子为切入口,卫蓝新能源打响了起跑的第一枪。

近日,“创客北京2020”创新创业大赛150强项目名单正式公布,经过创客北京大赛的多轮激烈角逐,凭借技术创新和产业赋能,卫蓝新能源在331个决赛项目中闯入16强。

这家专注于下一代固态锂电池研发与生产的企业,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拥有固态锂电池核心专利与技术的市场参与者。虽然一直以来极为低调,但卫蓝新能源所掌握的技术依托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技术积累已经有40余年之久。

截至目前,聚焦高能量密度、高安全、高功率和宽温度范围适应性的固液混合和全固态锂电池产品,卫蓝新能源的产品应用已覆盖无人机、电动工具、规模储能、电动汽车、航空航天、国家安全等领域。

有雄厚的技术实力,加之明确的产品落地路径,让卫蓝新能源在短短4年终快速成长起来。

全能型团队 赶超传统电池强企

从成长看,卫蓝新能源尚属年轻,但技术来源则可追溯至40年前。作为卫蓝新能源的创始人之一,陈立泉院士早在1977年就在德国与Werner Weppner 一起开展锂离子导体的相关研究工作。3年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成立了固态离子学实验室,这是中国第一个该领域的实验室 。

2017年,中科院物所将固态电池的核心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注入卫蓝新能源,卫蓝新能源对其进行消化吸收后又加大了自主研发力度,目前已申请固态电池相关专利110余项。

好的技术需要人才的支撑。在团队方面,卫蓝新能源已经组建了一支集技术、市场合一的战队。一直以来,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路上存在诸多死亡路。一项技术从实验室研发走向市场落地的过程中,往往会遭遇夭折。一个被市场屡屡诟病的就是“科学家不适合做企业”。主要原因就在于,科学家在技术转移的路上过于理想化,且不理解市场真正的需求。

为了避免与市场的脱节,卫蓝选择了一支更复合的全能型团队。其中,陈立泉院士为技术带头人,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李泓为首席科学家,北汽新能源前总工程师俞会根为总经理。这支星光灿烂的团队不仅有技术,同时也懂市场。

在内部,卫蓝新能源极重视人才的培养和招募。卫蓝新能源总经理俞会根表示,“人才团队建设,怎么样招聘并留住高端技术和运营人才是卫蓝要解决的问题,通过中科院物理所及股东的大力支持,公司招揽了大批固态电池研发工程人才,当前公司人员规模已超过300人。”

在强有力的团队作战下,卫蓝新能源的成长速度极快。今年8月份,固态电池一期项目已经完成投产,卫蓝新能源在国内首次实现了无人机固态电池的批量化生产,也为固态电池从实验室走向市场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对整个电池行业来说,我们在固态电池技术产业化方面做了初步尝试,验证了固态电池技术到产品制造的规模化生产,具有重大社会经济意义,为下一步开展固态电池在电动汽车和规模储能等领域的商业化应用打下了良好基础。”俞会根表示,“对卫蓝而言,既体现了公司固态电池技术的领先地位,也展示了公司优秀的电池产业化水平。”

不过,俞会根也直言,卫蓝新能源仍是一家非常年轻的科技型公司。“在电池领域目前规模还比较小,和传统的锂电龙头企业如三星、松下、宁德时代以及比亚迪等还无法相提并论。”不过,固态电池技术相较传统液态电池具备天然优势,卫蓝新能源传承中科院物理所的技术沉淀,在固态电池产业化方面实际处于领先地位。

凭借固态电池优异的电池特性,卫蓝新能源赶超传统电池强企,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从技术看,卫蓝新能源选择了一条更难走的路。

与固态电池平行的另外两种技术路线分为别:液态电解液锂电池和半固态电解液锂电池。市场上参与者更多的选择了液态锂电池。

无论是技术难度还是产业链成熟度,液态锂电池显然都更具备优势。俞会根坦言,市场客户对固态电池技术仍处在观望状态,固态电池企业还存在较大生存压力。

不过,虽然技术门槛更高,但固态电池也有自己的天然壁垒。比如,固态锂电池天生具有比液态电池更高的能量密度和更高的安全性。

更值得一提的是,固态电解质支持电芯薄膜化设计,最小可以达到几个纳米,拓宽了锂电池的应用范围,并且使得电池自带柔性成为可能。应用范围的拓宽,让未来市场应用的想象力更多,这也使得固态电池在近几年的技术研发、产业化和市场整体投入度都在增加。

但需要直视的是,技术难度很高,行业还处于发展初期,上游相关材料还大部分处于中试阶段,这样的行业高壁垒让能实现固态电池技术产业化的企业较少。

而为数不多的参与者也采取了不同的路线,国际龙头企业如三星、LG、丰田等以硫化物为主,而国内固态电池企业基本以氧化物路线为主。“在硫化物方向上,国外企业优势更加明显,在电池性能和专利布局等方面都更胜一筹,而在氧化物方向上,国内企业研究较多,目前技术更加领先。”

在行业仍未火热前入局,在风口来临时坚持。卫蓝新能源的选择是,坚持氧化物和聚合物复合的技术路线,并不断探索从混合固液电池逐步过渡到全固态电池的技术方案。

这一技术方案有成本低、安全性高和稳定好等优势。在过去几年的探索后,卫蓝新能源已经具有多项固态电池核心技术,产品性能优异。

另外,卫蓝在全球首次提出的原位固态化方案,已经越来越被行业所认可和接受,卫蓝在该技术上有多项核心专利,是卫蓝新能源产品和技术的护城河。

目前,卫蓝新能源高倍率高能量无人机固态电池已获销售订单2000余万元。与国内多家知名车企合作开发的高安全高能量动力电池已获装车运行验证。

切入消费电子市场 由点及面落地开花

推进原创型技术创新并不易,尤其是卫蓝新能源这类企业,固态电池技术的成果转化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之外,产业落地也是萦绕在卫蓝发展中的一个难题。“如何聚焦产品发展,如何快速验证工程化能力,如何加快推进固态电池的产业化,是我们面临的难题。”

事实上,卫蓝新能源最早的思路是依据自身的能力来定义,但通过最近几年不断接触市场发现,市场的需求与团队对产品的定义有较大差异。

业内的投资人对于这类技术转化的企业有一个故有的问题,即“拿着锤子找钉子”,简单理解,就是技术好,但是产品并不符合客户需求。为了更好的迎合市场需求,卫蓝新能源进行了思路的转变,将产品开发和技术迭代以市场为导向,客户的痛点是什么,客户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卫蓝就开发和生产什么样的产品。

通过两年多的探索,卫蓝最终确定了先快速进军消费电子市场,验证固态电池工艺,再进一步推进固态动力电池业务的产品战略方向。

之所以以消费电子为切口,主要由于无人机电池不仅可以发挥卫蓝新能源高能量、高功率的优势,产能规模要求适中,也较适合卫蓝目前的产业发展阶段。目前,卫蓝已经实现240Wh/kg、270Wh/kg和290Wh/kg各体系产品的量产开发,放电倍率可以达到5C-10C。

在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方面,传统市场的需求量很大,销售及盈利的空间很大,但对于安全性和循环寿命较无人机电池产品有着更高的要求,俞会根透露,“按计划公司已经与多家整车厂接洽,将在未来2到3年内全面推向市场。”

在落地方面,卫蓝新能源已经在无人机电池、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等领域落地。并已与北汽、三峡储能站、LG等开展了深度合作,搭载卫蓝固态电池的北汽电动车EU260在2018年亮相中科院先导项目验收会,这是国内首次实现固态电池装车应用。

此外,卫蓝新能源已在北京建成近两千平米的试生产基地,在溧阳成立全资子公司和核心材料公司,推进建设固态电池与核心材料生产线。

选择了一条长长的坡道,建立了高耸的壁垒,还有全能团队的支撑,让卫蓝新能源受到不少投资人的青睐。自成立起,卫蓝新能源已经完成了2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五岳峰资本、腾业创投、三峡资本、中科院创投、天齐锂业,不仅有中科院体系的投资方力推、也有产业资本的肯定。

俞会根透露,目前,卫蓝新能源正在进行B轮融资。当前,新能源电池行业正处在风口之上,由锂电泰斗领衔且拥有40余年技术基础、技术路线规划清晰的卫蓝新能源,已经在行业的竞争中占据了先发优势。在积累更多资本子弹之后,卫蓝新能源将以更快的速度和实力向更多场景进行拓展。

点击前往【融资中国】查看详细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