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生死劫:二次卖身未果,43亿违规贷款引发退市危机
来源:猎云网 发布时间:2021-01-23 22:56:36

1月23日报道(文/韩文静)

近日,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被港交所予以取消,正式与资本市场阔别。

当年,“有汇源,才叫过年呢”这句广告语家喻户晓,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曾一度畅销十年的国民饮料品牌,如今落得退市的境地,不免引人唏嘘。

2007年,汇源果汁作为中国首家上市的果汁企业登陆港股,风光无限,市值一度超过300亿港元;然而,截至2021年1月15日最后一个交易日,汇源果汁每股仅报2.02港元,总市值仅54亿港元。

深陷家族式管理争议、身负卖身外企的“骂名”、经历违规贷款风波……身陷囹圄的汇源最终被债务拖垮,从红极一时到黯然离场,一代果汁枭雄到底经历了什么?

谈及汇源果汁,就不得不提到其创始人朱新礼。

1992年,40岁的山东人朱新礼辞掉了自己的铁饭碗,随着下海的大潮,承接了一家三个多月没发工资、负债1000多万濒临倒闭的小罐头厂。

这个罐头厂,就是汇源果汁的前身。

1993年,朱新礼与德国一家浓缩果汁设备供应商达成合作,引入了浓缩果汁生产设备,并把生产出的浓缩果汁带到德国慕尼黑参展。

这次参展收获颇丰,朱新礼接到了来自瑞典的一笔价值五百万美元的订单。也就是在那之后,朱新礼的果汁业务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销往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后来,朱新礼很快意识到浓缩果汁出口竞争的激烈性,1994年,他在北京顺义成立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进军国内果汁市场。

1997年,汇源果汁以7000万元的价位夺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后5秒广告黄金段位,这笔广告费比当时汇源一年的销售额还多。

但这笔钱花的值。从此,汇源果汁这个品牌开始被大众所认知。“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的广告深入人心,汇源也因此成为了年夜饭的标配。

2007年,汇源果汁带着“民族之光”的头衔登陆港股,募资24亿港元,创下当时港交所IPO规模记录,上市当天股价上涨66%。

把一家濒临倒闭的罐头厂做到上市,朱新礼创造了业内神话,并以61.3亿的资产上榜当年福布斯富豪榜。

谁也没想到的是,一路高歌猛进的汇源果汁,一年之后迅速迎来了分水岭。

2008年,世界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抛出了橄榄枝,开出高于市值两倍的价格收购汇源果汁。在北京奥运会的落幕声中,这个消息无疑成为了一个重磅炸弹,汇源果汁股价一天便飙升164%。

当时,“卖身投靠”“守护民族品牌”等反对声不绝于耳,引发了巨大的舆论波澜,民族品牌纷纷被外资收购而兴起的争论再度被点燃。若交易完成,朱新礼将以41.53%的股权套现74亿港元。

这场震惊一时的收购案最终没有倒在舆论中,而是撞上了国家的反垄断法,商务部叫停了这场收购。

但此时的汇源果汁,已经元气大伤。这次收购的夭折,让朱新礼措手不及。

在收购案被否决之前,为了能迎合可口可乐的业务,朱新礼砍掉了与可口可乐重合的销售渠道,使汇源的销售系统溃不成军。

此外,他还拓展了众多上游业务,汇源在湖南、山西等全国各地投入20亿,新建多个水果项目基地,为以后的资金困局埋下了隐患。

在外界的观感中,汇源一直是个家族化氛围浓厚的企业,朱新礼的儿女、兄弟等众多亲属都曾在汇源集团中担任要职。

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现任汇源果汁执行董事长、副总裁;女婿曾任汇源果汁副总裁;弟弟朱新德曾任汇源果汁总经理;侄子朱胜彪曾任汇源果汁法定代表人。

汇源果汁内部曾透露,朱新礼个人有浓重的乡土情结,在招聘员工时过于强调山东人,汇源的管理层和员工差不多七八成都是山东人。家族式的管理极其影响现代企业的发展,若家族成员的知识能力有限,则不足以支撑起庞大企业的运营。

朱新礼深知“去家族化”对于公司发展的重要性,他引入了职业经理人,试图打破这一局面。

2006年,朱新礼从可口可乐挖来陈志强,在汇源果汁担任副总裁,但陈志强很快发现,汇源果汁的朱氏家族势力对自己的影响之大,三个月后,陈志强就黯然离开了汇源。

不过,朱新礼并没有因此放弃对于家族式管理的改革,2013年他从掌门的位置退下来,并且挖来了李锦记的前高管苏盈福。

苏盈福上任之后,马上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是这样的改革很快就激发了与汇源“家族派”的矛盾。仅仅一年,苏盈福便辞去了汇源总裁一职。

显而易见,职业经理团队与家族管理机制格格不入。对于治理机制尚未完善的汇源集团来说,短短6年时间内先后易主五次,仅仅是请来一个职业经理人,治标不治本,职业经理人难以推进企业经营销售策略的转变,导致汇源果汁一再错失市场机遇。

朱新礼最终未能打破这样的桎梏。

在可口可乐收购案流产之后,销售人员的裁撤、销售渠道的压缩、把资金集中扩充生产线等等操作带来的危机逐渐显现,汇源开始走下坡路。

从2009年起,汇源果汁首次亏损,并一蹶不振。2011年至2016年,汇源连续六年亏损。年报显示,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6年,汇源果汁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3亿元、-3.18亿元、-4.79亿元、-5.75亿元、-5.53亿元、-2.08亿元。(注:2017年至今的财报尚未公布。)

2017年中报显示,汇源的总负债超过110亿元,而这些总负债中近100多亿又是通过银行、融资租赁、公司债券等方式获得的,利息负担相当大,汇源一年交给银行等渠道的利息要达5亿左右。

债台高筑,风雨欲来。

在很长时间里,汇源果汁的利润率不足8%,靠着出售资产、政府补贴,汇源果汁才得以维持。

2018年3月份,汇源果汁自爆违规贷款,再次引起了轩然大波。

公告称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公司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75亿元的短期贷款,也正是这一笔贷款,引发了汇源的退市危机。

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未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这次操作引发了一系列相关问题。

安爵资本董事长刘岩表示,这一笔43亿元的违规贷款没有遵循联交所的要求,按照正规申报。联交所对上市公司的要求比较严,特别是信息披露,汇源果汁因为这笔贷款一直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所以直接导致公司的退市。

其实,面对债务危机的汇源果汁也进行过几次挣扎。

2019年4月,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合作发起合资公司,共同拓展汇源果汁饮料市场。

由天地壹号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包括汇源果汁商标等。

但3个月后,这次合作宣告提前终结。2019年7月,汇源果汁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认为进一步推进协议项下拟进行的交易的条件可能尚未成熟。”这也意味着,汇源继可口可乐收购案之后,“二次卖身”失败。

2019年12月11日,朱新礼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招商银行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约41亿元资产。朱新礼作为德源资本董事、有权代理人,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从果汁大王到老赖,朱新礼的身份随着汇源集团的起伏,也发生着巨大变化。

2020年2月,汇源迎来史上最大人事变动,创始人朱新礼父女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汇源为引入新的资本铺路之举,但迄今为止,并没有资本对其抛出橄榄枝。

朱新礼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不论是人才还是商品,只有流动才有价值,我认为人才流动是个好事。”

受违规贷款的影响,汇源果汁自2018年4月3日开始停牌,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若公司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或之前复牌,联交所可将公司除牌。

2020年1月31日,汇源方面公布了调查结果,但公司2018、2019年的财报至今未能公布。2020年2月14日,上市委员会决定取消汇源公司上市地位。2021年1月18日,汇源正式退市。

朱新礼曾经说过:“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能够让可口可乐这样的公司去买你的企业,中国没有第二家企业做得到,这就足够了,这就肯定了我们的价值。”

如今的汇源,还能东山再起吗?

点击前往【猎云网】查看详细内容

相关推荐